钢琴协奏曲之吾见(下)

肖邦钢琴协奏曲

不论在哪种场合,肖邦第1协奏曲比第2协奏曲上演频率要高的多。大概是因为第1比第2在技巧上更难的缘故吧。但说实话,第2比第1有更丰富的内涵,更具思想性。所以若真要论演奏的难度,演奏好第2协奏曲恐怕要比演奏好第1协奏曲难得多。我曾经是肖邦第2协奏曲的疯狂迷恋者,每看到一个新版本的第2协奏曲必买必听,在这么多第2协奏曲的版本中,我最喜欢哈斯基尔在PHILIPS录音室的录音,由马克维奇指挥。哈斯基尔这个版本选用的是科尔托写的乐队协奏并得到了科尔托本人的赞许。听完哈斯基尔的这个版本,你就会发现大多演奏者,包括一些名家都没有真正掌握演奏第2协奏曲的方法。因为大部分钢琴家在演奏第2协奏[……]

Read more

钢琴协奏曲之吾见(上)

老实说,我太喜欢听钢琴协奏曲了。我认为,钢琴协奏曲很耐听,极不容易听腻。比起纯粹的乐队演奏曲(比如交响曲)以及纯粹的钢琴独奏曲(比如钢琴奏鸣曲),钢琴协奏曲无论在曲式上还是旋律上一般都不单调死板,“交响性”更强,旋律更丰富,富于变化。而且钢琴协奏曲中某些段落,特别是衔接段落大多都百转千回,回肠荡气,听上却很自然。绝不是为了保持曲式的完整性而不得不写这么一个段落。所以个人认为交响曲以及钢琴独奏曲比钢琴协奏曲都要不耐听得多。如果我平时一有空要听音乐的话,首先一般不会想到要选择听钢琴协奏曲以外的音乐。

钢琴协奏曲这一形式表现力很强,能表达丰富的思想内容。表面上看,钢琴协奏曲这一形式是并不高级,[……]

Read more

不同的唐璜 ,一样的牛比

第一次见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首先想到的不是别的,却是蚂蟥,我家没有搬家之前我常和一群小孩到水塘里面摸鱼,他们常常被蚂蟥所吸,其痛苦之状可想而知,我虽未被幸临过,但心理阴影却留下了,这就是我对唐璜的第一印象,莫名其妙地把他和蚂蟥看成了一伙.

直到后来迷恋诗歌,梦想作一个诗人,而且架式之大,亘古未有,竟然发誓非长诗不写,虽然到底还是没有写出什么,不过却把拜伦的拿来了细细钻研,这是我对唐璜有正常印象的开始,也是读地很入迷的一次,从他一开始从西班牙伯爵家逃走直到后来去英国见鬼,我都认真学习,还作了批注,其重要程度不亚于我的语文课本.读起来比朱维基翻译的好受多了,但也没有那种征服拗口文字的成就感[……]

Read more

哥伦布发现新大陆

今天我终于想起来自己好久没有听唱片了,于是随便抽了一张:没想到拿出了一张自己若干年没有听的唱片:津曼指挥巴尔第摩交响乐团的艾尔加著名管弦曲集。我记得它还是我当年外文书店甩买TELARC的唱片的时候买的,听了一次后就再也没有听过了,这样的唱片我还有好多呢,真是暴殄天物。今儿个我才发现津曼这个录音真是珍品,也才发现艾尔加的音乐还是蛮好听的。

这张唱片收录了艾尔加音乐会序曲《安乐窝》,谜语变奏曲,弦乐小夜曲和管弦乐小品《爱的问候》。听惯了莫扎特,巴赫等德国人的音乐,再听听英国人的音乐,的确感觉清新。一股浓厚的现代气息,而且奇怪的是我对这种现代气息一点也不反感,觉得很可爱,暗自称赞艾尔加的天赋。[……]

Read more

The Last Word

今天我在Harper’s 里面读到一篇了文章,The Last Word,是讲即将消失的语言的文章,它的最后一段话非常感人,现摘抄如下:“

Every epithet implied a unique set of attributes, every sound described a unique Being. It is not merely a writer’s conceit to think that the human world is made of words and to remember that no two words in all the world’s lan[……]

Read more

音乐两则

(1)
在以前的几年之中,我已经若干次地以为自己开始能够接受贝多芬的弦乐四重奏了,事实证明这是一种虚假的感觉。现在我又开始有这种感觉,已经不知道它是真是假了。但是弦乐四重奏对我来说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种铜墙铁壁了,或许它们在不断地感化我,我对那四样音色对比不甚明显的乐器之中的精妙之处也开始有了积极的回应,这对我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个好消息,起码那些躺在桌上无人问津的四重奏唱片能够实现它们的价值了。我感觉能够真正喜欢弦乐四重奏的人都是内心很细腻的人,所以对于那些细微之处的情感能够准确的感知,所以当自己真正喜欢上的时候意味着对生活的态度已经在悄悄改变了。

(2)
如果说莫扎特的交响曲里面有哪一[……]

Read more

大宪章及其他

今天找到了一本 A CONCISE HISTORY OF COMMON LAW( Pluckentt 写于1940年), 看了看,竟然读下去了,觉得非常有意思,我这人是十分喜欢历史的,所以法律史也是非常喜欢。里面讲到了大宪章的产生过程,非常有意思,不过最有意思的是我从这里面想到了我国现在的政治家经常说的一句话:“不能照般外国模式”, 从英国普通法的历史看,这句话说的的确很对。

我们平常老羡慕人家英美民主,代议如何先进,但是却很少仔细想想这些西方的制度的进化过程。我们要知道,民主制可不是像孙悟空那样一下子蹦出来的,是经历了很长的历史的,大宪章产生于1215年,是当时的贵族强迫约翰王制订的,[……]

Read more

音乐与性格

最近没有力气写原创文字了,刚刚在168上看了一些人又在讨论莫扎特,里面有一个人转了一篇音乐与性格的文章,很有意思,转在此,先说明一下,以下没有说我最喜欢的莫扎特,而对于下文提及的音乐家之中,我最喜欢的是瓦格纳和韦伯,瓦格纳说地挺在理的,还好,我不是喜欢三个以上。

扯扯蛋:你喜欢哪个音乐家?

从一个人喜欢的音乐家,可以分析出他的性格吗?现在这类游戏挺时兴的,我也玩玩。当然,你也不必太较真儿,有几分神似就可以了。要是一分都没有,就当扯蛋。 

喜欢肖邦的人,一般生活都比较精致,讲究品味和格调,有大量悠闲的时光可供调遣,人也较聪明。如果是个男人,他的体形不会太胖,偶尔会发嗲,和老婆[……]

Read more

说说古罗马—汉尼拔

罗马和迦太基似乎祖先是一样的,我印象之中他们的祖先都是从特洛伊城逃跑出来的人,后来一个去了罗马,一个去了迦太基,逐渐发展成了两个地区性大国.

汉尼拔的父亲是哈密尔卡•巴卡,他是第一次布匿战争之中迦太基方面的指挥官,后来的西班牙的经营者,这个人生性最憎恨罗马人,他的这种性格传给了汉尼拔.当哈密尔卡•巴卡以一个军人的方式死去的时候—在和当地土人作战是掉入水中淹死–汉尼拔继承了他的事业,从此他开始书写长达二十年的一个历史,无论对于罗马还是迦太基都是划时代的,对于前者来说是痛并快乐着,对于后者来说是乐并痛苦着.

读完历史我喜欢想想那些历史事情的脉络,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迦太基性格[……]

Read more

人和体制

不言而喻,体制就是人造的,然而在大多数时间是体制在控制人,而且体制还有一个大的特点就是很有持续性和稳定性,如果说地不好一些就是它有很强的惰性,一旦出现了,就别指望它自己歇菜,只要没有外力,它就是一直存在下去,地老天荒,海枯石烂.那么体制和人有些什么关系呢,这个问题得分情况来说.人大致可以分为两种:聪明人和苯蛋,体制大致也可以分为两种:好的体制和坏的体制.当然也有人非常全方位,非常有立体感,既是聪明人又是苯蛋,有的人则很是虚无缥缈, 既不聪明人又不是苯蛋,但是这些人只是少数,可以忽略不计.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体制是针对于所有人的东西,不像体制的创立者,只是小部分的人,那么对于一个群体性的人怎么区别聪[……]

Read more

大洪水的成因

最近看了一些关于大洪水(the great deluge)的书籍,对大洪水的成因也形成了自己的一点看法,如下:

世界上位于北半球的文明早期的神话里面几乎都有大洪水的传说,比如圣经的记载,中国大禹治水的传说,我想这些神话是有事实依据的,要不为啥几乎所有的神话都不约而同地记载了大洪水的事件。

我读到科学家曾经测出地球的地轴是可以偏移的,我想这就是大洪水的成因。因为地轴的偏移会造成地球南北两极的变化,必然造成气候的变化。具体场景如下:在许多年前,地球的地轴角度和现在不一样,现在的南北极和当时的南北极是不一样的,也就是说现在的南北极是比较温暖的,这也符合在南北极的地质和考古发现,比如那里曾[……]

Read more

关于满洲的几个看法

圣经中有一句话叫:“申冤在我,我必报应”,后来这句话被托尔斯泰引用到他的小说《安娜卡列尼娜》的卷首。这句话的意思,也是莫衷一是,大概就是宣言容忍,不管有什么冤仇,有上帝为你做主,这和中国儒家的“以德报德,以直报怨”(并不是大多数人错误理解的“以德报怨”)大相径庭,反而和佛教的因果报应不谋而合,看来这就是宗教和世俗伦理的区别。但是呢,近代的中国估计是沐浴欧风美雨太多了,在对满洲人的态度上,抛弃了汉人自古以来的“以直报怨”,导致自满清倒台100年来,满洲人一直没有被清算,而如今满族人颇有死灰复燃的势头,电视上各种清宫戏,现实中很多满族人提起自己满族人身份的“自豪感”(我见过几个满族人,所以有资格这[……]

Read more

思王猛

百年残汉中夏苦,
三马食一曹,
胡儿尽称孤。

末法鬼头四作妖,
华阴待明君,
猛志扫群魈。

元子百万坐关中,
悠悠灞上谈,
送尔归江陵。

符家仁者入华山,
千秋兴废事,
君臣谈笑间。

两纪明法平乱世,
六合皆清泰,
宇内弘化熙。

应知身后转头败,
空国征南晋,
殁前言犹在。

戎狄岂有百年运,
四海归一计,
元是一晌梦。

空怀乱世孔明志,
躬事闰位虏,
何不在野怀叔齐。

幸福的航行:莫扎特

莫札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1756-1791)的音樂我選擇了三首,當然這三首都不是人們所最為熟知的:D大調嬉戲曲(K334)第一樂章,G小調鋼琴四重奏(K478)第一樂章,A小調迴旋曲(K511)。這三段音樂在我看來代表了莫札特音樂地三個不同的性格。莫札特的音樂是豐富的,也是複雜的,我們根本無法用一個單一的詞語或者性格來概括他的音樂本身,他在歌唱人類的內心的情感,但是那是人類的各種情感,他並不是僅僅歌唱那些美好地情感,而歌唱人類所有地情感,而僅僅是用最美好的音樂語言來這樣做。所以我們在他的音樂之中可以聽到美,但是這種美可以是天真的童心的美,也可能是憂鬱的美,也可能[……]

Read more

音乐家茶会

舒伯特说:我是旋律天才,莫扎特笑了,
莫扎特说:我很幽默,海顿笑了,
海顿说:我是交响曲之父,施塔米茨笑了,
施塔米茨说:我小提琴拉得好,帕格尼尼笑了,
帕格尼尼说:我写了很小提琴协奏曲,维瓦尔第笑了,
维瓦尔第说:我是神父,李斯特笑了,
李斯特说:我钢琴弹得好,肖邦笑了,
肖邦说:我喜欢男人婆,老柴笑了,
老柴说:我是GAY,布里顿笑了,
布里顿说:我是英国最NB的音乐家,普塞尔笑了,
普塞尔说:在英国,我说一,谁敢说二,韩德尔笑了,
韩德尔说:我很强壮,雷格笑了,
雷格说:我很能吃,罗西尼笑了,
罗西尼说:我退休最早,贝内特笑了,
贝内特说:我是神童,门德尔松,[……]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