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音乐中的黎塞留—谈谈拉莫音乐的“现代性”(上)

以前我曾经说过,歌剧我只听两个人的:一个是莫扎特,一个是拉莫。我听音乐也是很挑食的,声乐其实不是我太喜欢的领域,因此歌剧听的并不多,那些常规的和主流的歌剧大家(比如威尔第,普契尼,甚至瓦格纳)的歌剧我没几部喜欢的,甚至普契尼的歌剧我连尝试听听的想法都没有。但是,唯独莫扎特和拉莫的歌剧,我却一遍又一遍[……]

Read more

卷六篇十:渡世间的鬼——解读莫扎特音乐的另一个视角

过年之后,我看了看《金瓶梅》这部奇书,自觉都已过了而立之年,已经有了剥去其淫秽外表而窥探其世情风俗画的意境的能力,事实上,我的确在书中看到了种种大悲凉和大伤怀。不是有句评价:“读《金瓶梅》而生怜悯心者,菩萨也;生畏惧心者,君子也;生欢喜心者,小人也;生效法心者,乃禽兽耳。”我对号入座了一下,竟然发现[……]

Read more

舒伯特,他的即兴曲

春日在天涯,天涯日又斜,

莺啼如有泪,为湿最高花.

—-李尚隐:《春日》

 

虽然现在我的唱片数量很多,而且数量还在不断地增加,但是却仅仅有三张肖邦的唱片,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讨厌肖邦,我并不讨厌他,然而我在他的音乐之中的确找不到一丝一毫的情感共鸣.听音乐也是要讲[……]

Read more

舒伯特的音乐

还有一个请求:我的诗,你们听过上百次,
那些拙作,写于我胡思乱想之时,
它斑驳陆离,记录了我的整个青春年华
埋在心里的事.朋友们,那些诗笺
寄托着我的梦想,我的憧憬,
饱含着我的泪水,我的爱情,
它保留了我的全部生活.

                            —[……]

Read more

一壶让人沉醉的老酒:克路易坦的奥芬巴赫

前几天看到有一期爱乐里面介绍法国指挥家克路易坦的文章,文章的标题是:一个才华被忽视的指挥家。

我对克路易坦虽然一经早有耳闻,但是一直没有缘分听听他的唱片,可能是因为他指挥的强项是法国音乐,而我聆听的重点目前还集中于德奥音乐,所以一直没有收他的唱片。但是我早就知道,要想听原汁原味的《霍夫曼的爱情[……]

Read more

舒伯特的室内乐:风格和诠释

话说,好久之前,我打算写一写舒伯特,计划把我所听过的所有的舒伯特的音乐都写一写,但是写了几篇之后就在也找不出写作的冲动了,这倒不是舒伯特的音乐我不喜欢了,我现在几乎每天都在听他的音乐,只是因为到了学校之后经历了一大堆不高兴的事情,在那种心情之下我是我无法去好好的写舒伯特的,但是现在生活慢慢地开始变好[……]

Read more

海顿最后四首钢琴三重奏

有时候很多事情发生地都非常巧合,昨天我去外文书店买巴赫的唱片,看到一套美艺三重奏团演奏的海顿钢琴三重奏全集的环保装(9CDs),当时立刻就想起了自己现在拥有的唯一的一张海顿钢琴三重奏唱片:SONY古乐版的最后四首三重奏,同时想过几天巴赫的一些唱片听完之后把这套9CD的全集也买下,然后把NAXO的弦乐[……]

Read more

那些被大师站在肩膀上的“准大师”

凯鲁比尼等

说起大师,自然会想起莫扎特、贝多芬、瓦格纳等殿堂级的人物,这些作曲家的音乐也是最被音乐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演绎和诠释,被音乐爱好者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聆听的天籁之音,但是这些大师,毕竟也是有一个成长和学习的过程,即使像莫扎特这样的神童,他的那些音乐也并不都是出自自己的天赋灵感。这些作曲家的[……]

Read more

开始系统听拉莫

我并不是一个喜欢歌剧的人,所喜欢的歌剧也就那么几部,在喜欢的歌剧作曲家中,除了莫扎特,最喜欢的便是拉莫了。我想这并不是偶然,在这两人的歌剧中都有能吸引我的气质,莫扎特的是其自然留露的情感,而拉莫则是其严肃而理性的优雅。换句话说,二者的歌剧对我的价值,并不在于歌剧本身,而在于其歌剧背后的理念,而其他人[……]

Read more

迟来的观感:佩拉西亚2014年北京音乐会

距离11月6日佩拉西亚的北京音乐会结束已经将近一个月了,期间我甚至都忘了这次音乐经历了,但是事实上我个人对这次音乐会还是蛮重视,尤其是它算是我第一次主动去现场听大师级人物的音乐会。在此之前,我基本是一个唱片控,对现场音乐会没有什么兴趣,总共听过的音乐会屈指可数,而且都不是名家音乐会,现在我已经忘了那[……]

Read more

出差中听贝利尼

前几天我收到Vlerick负责Career Service的大妈Joke(我一直觉得这是一个很奇怪的名字,不过想想中国人也会取名为某笑,也就不足为怪了)的linkedin邮件,问我找到工作没,她在统计我们班的就业率,我于是把自己Linkedin的工作填上了Analyst,没想到还收到几个同学们的赞,[……]

Read more

If the music is the food of love

前几天在家过中秋的时候,发现华为手机还能自动设置铃声音乐,我本来就讨厌手机自带的铃声,于是就想挑一个自己喜欢的音乐作为铃声,没有想几秒,我就选定了音乐——我敢保证整个中国不会有第二个人选同样的音乐,如果有,让我做什么都行(除了搞基!)——普塞尔《戴克里先》配乐中的一首悲歌“如果音乐是爱情的食粮”,英[……]

Read more

卷六篇八:小提琴奏鸣曲K296

要说写这篇闲文的缘由,其实是挺无聊的,一个原因是我发现都已经一个多月没有更新文章了,连我自己都觉得过意不去了,其实这些天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非常严肃和深奥的问题:“死亡以及永恒”,并且已经决定拿出半年的时间来写一篇文章来记录我这些天思考的结果。之前的一个月,可能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肯定不是最后一次)如此[……]

Read more

卷六篇七:从莫扎特到斯美塔那:我的第一次维也纳和布拉格之旅

我一直都想但是却不知道怎么写在2013年圣诞节期间的那次中欧之旅(行程可见我的另一片文章《呕心沥血一下午排的旅行计划表》),尽管是一次非常拮据的穷游,但是我的确是去了在这个世界上最想去的两个城市:维也纳和布拉格;另一方面,我却不知道该整理这次旅行中的各种情绪和感触,它们到底是兴奋的、激动的、迷茫的,[……]

Read more

切利比达凯的柴可夫斯基

这么多年来,我的音乐欣赏偏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其中最大的,也是最明显的一个变化就是对音乐速度从早年偏爱的“快”变成了现在迷恋的“慢”。一开始,我对马里纳等人的风格非常吹捧,但是到了现在我已经完全受不了这类型指挥家“轻快”背后的“浮浅”,我所钟情的指挥家无一例外不是以“慢”著称,比如朱利尼,切利比达凯[……]

Read more

卷六篇六:古典主义的朦胧和浪漫主义的暧昧

钢琴三重奏曾经是我非常喜欢的一种音乐体裁,尤其是当我已经从大乐团的交响曲和协奏曲那里找寻不到我需要的安宁和沉思的感觉之后,作为室内乐的代表性体裁,钢琴三重奏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我的最爱,而莫扎特又作为我最喜欢的作曲家,他的钢琴三重奏自然也是我听地次数最多的音乐了,但是从现在看来,他的所有三重奏里面,我最[……]

Read more

从贝多芬的序曲说到恋尸癖再说到何现在的中国处于“中世纪”

作为一个忠厚老实的山西人,我也算是一个性情中人了,其中的一个表现就是喜怒能形于色,而且现在我对生活的满足点已经低到不要再有想想就反胃的小组作业就行了,上周给国内的高兄通话的时候,他竟然听出我的心情比以前好多了,这还真是事实,一想到再挺一周,就可以和小组作业说再见了,别提心里有多高兴了,难免就表现出来[……]

Read more

卷六篇五:大师的西西里情节

如果说让我选择所有音乐之中最伤感的乐章的话,我肯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莫扎特最完美的作品:钢琴协奏曲K488的第二乐章,这首以F小调写成的慢乐章使用了当时欧洲非常流行的西西里舞曲(Siciliano)节奏,成为了莫扎特式悲怆的巅峰之作。

无论在莫扎特之前还是莫扎特之后,西西里舞曲在音乐创作中都是非[……]

Read more

烧瘾又犯

本来彻底戒烧了,一是没钱,二是发现就我现在的那点破器材,网上下点APE足够了,而且自己本来就是个爱乐人,不是纯正的发烧友,没必要为了那些完全可以替代的唱片花费那么多的资金,还不如把那些钱放到期货市场上吵吵呢,说不定还能翻番呢。

但是唱片对我来说就有一种说不出的魔力,昨天和孙兄本来就是想去根特本[……]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