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德尔松第三交响曲(苏格兰)

门德尔松的五部交响曲取之中最常被演奏的是他的第四意大利交响曲,但是作曲家本人却最欣赏自己的第三苏格兰交响曲,其实,要讨论什么是门德尔孙最成功的交响曲,就像讨论什么是贝多芬最成功的钢琴协奏曲一样是没有答案的,但是第三交响曲在门德尔孙的创作之中的确占据着一个非常特殊的地位,不仅仅体现在这部交响曲最能够代表门德尔孙的风格,而且还体现在他恰恰又是最没有门德尔孙风格的一部交响曲。这是一部成功而且不会再有第二首可以和它比肩的标题交响曲,它叫作苏格兰,作者也的确在写苏格兰,但是却不仅仅在写苏格兰的风景,同时它的灵感所写的只有在苏格兰这片土地才会被激发,正如只有在这片土地才会产生司各特那样的小说家一样。这部交响曲最早的灵感产生于1829年去苏格兰旅行的时候,但是直到1842年才完成,当十多年前他在爱丁堡的圣路(Holyroad House)宫之中漫步时,门德尔松想象力被隐藏在这座废弃的宫殿之中的历史的气息所激发,那些年久失修的栏柱,空旷的走廊,宫殿外面寂静的天空,以及已经和那些废墟一样成为过去的历史,还有苏格兰,那片远处的大海,深深的激发了门德尔松的创作灵感。

门德尔松从司各特小说《修道院院长》里面早已熟悉苏格兰女王玛丽被处决的故事,第一乐章一开始便是一个绵长的行板引子:

这个主题乐句显然就是记录这次游览的阴暗印象。它严峻,残酷,但是却有着温存和风细雨抒情的一面,从而定下了整部交响曲忧郁的情绪。昏暗的木管,还有那散发着夜的寂静的弦乐声部,都摆脱不了一种浓浓的怀旧的情素,在这时音乐就已经是在倾诉了,它在说什么呢?是那遥远的历史,还是历史之中那遥远的爱和恨?当然,这两个东西不仅仅存在于历史之中. 紧接正式地进入了第一乐章,第一乐章的主题是一段沉思的旋律,仍旧是充满着忧伤,使作品更加多了一些郁抑的瞑思和深沉梦幻的色彩。

先由单簧管奏出,弦乐则以陪衬。木管始终像是一个幽灵一样在乐队之中,然后由弦乐出现,仿佛是大海的呢喃一样,显得那么亲切,却又有抹不掉的凄切。在乐队渐强的发展之中,我们逐渐被带到了门德尔松想把我们带的地方,一片历史的大海之中。慢慢地,大海逐渐向我们显示了它那壮阔的情景,当主部主题第二次出现的时候,大提琴发出了一声声下行的叹息,预示着这里讲的将是一个悲伤的故事,这种处理让我们想起了贝多芬小协一开始那几下令人难忘的定音鼓。充沛的弦乐和定音鼓使地它带有了许许多多悲壮的因素,我们应该知道,这时候门在描写大海,而且仅仅是在描写苏格兰的大海,那片北方的海,只有这里才会让门德尔孙写下这样的音乐。第二主题先由单簧管奏出,是一个非常忧伤的歌,象是大海上的一群海鸟一样,飘荡着。慢慢地这个音乐之中轻轻的微风便被那种北方的海浪所征服,这个主题后来又由双簧管奏出,弦乐再次唱出了第二主题,当它慢慢的结束的时候,发出了一阵阵的颤音,这是风暴之前的征兆,两个主题复杂地交错,行进,风暴离我们越来越近,弦乐逐渐由歌唱变成了撕喊,在高音部分的碎音是远处飘来的雷电之神的狂吼,又是一阵寂静,之后是无比凶猛的弦乐用半音阶描述的波涛,但是这才刚刚开始,在这片狂风暴雨之后,是主题和第二主题更加繁复的发展,主题显得更加凶猛,而第二主题则显地灵巧了一些,大提琴像是又一阵大海的丝语,然后又是第一主题,丝语还没有结束,然后大海又被唤醒了,海神重新出现了,铜管部发出了坚强的音响,乐章重新在显地充沛无比弦乐上的半音阶上下进行,逼真的形成了风暴一般的形象。





把音乐推向了第一个小高潮。在这里门德尔松的天才被大海所激发,他使用乐队无比逼真地描绘了大海波涛汹涌的情景,这一段经典的音乐可以说是门德尔孙最出色的创作了,也是音乐史著名的大海乐章,可能这对后来的瓦格纳有直接的影响。大海在向我们展示它最凶猛的一面,波涛在怒吼,这一切我们无法控制,它是那么力量,那么神圣,第一乐章在铜管的号叫之中达到了高潮,中提琴,然后是小提琴,他们轮流地奏出了大海的主题,之后在双簧管的声音中噶然而止,又出现了引子的忧伤的主题,它没有完结,音乐就进入了第二乐章。

紧接着便是一个短小的谐曲,奏出了一个活泼的旋律,整个乐章象是围绕着这支旋律跳舞的一样。之后整个乐队一齐奏出了这个旋律,和第四号意大利交响曲不同,意大利交响曲是用A大调写成,苏格兰交响曲用的是A小调,使的整部交响曲一直有着一种忧郁的气氛,但是这个乐章却是里面唯一的一个明亮的地方。这首短小的诙谐曲里面的民间音乐的气息最为浓厚,但是在这里我们却更多的被那欢快的旋律赋予了更多的想象力,难道不是吗,这是门德尔松特有的旋律,一种神秘的快乐,像是有一群来自海底的精灵们正在为了某种能够给予它们快乐的东西而快乐的舞蹈。在开始的过度乐句中,法国号和木管声部定下了庄严庄重的节奏,单簧管随后以模范风笛的音色走出了乐章的基本主题。


后来整个乐队同时奏出了这个主题.弦乐奏出的第二主题更加显地门德尔松化,庄严,宏大,而又是一种跳跃的感觉.旋律不再在五声音阶的范围内活动,又回到了一般的自然音阶上,舞蹈的特性自始至终都被保持着,有如一幅描绘乡村欢乐的画面—生机勃勃的情绪,妙趣横生的对话,呼啸的狂风,疾飞的鹰鸟,风笛,苏格兰高地人的舞步等奇妙地汇合成一幅完美的画面。第一主题始终是由木管声部主导的,而第二主题则由弦乐主导,然后在两个主题的行进过程之中,各个声部都紧密配合,音色艳丽,配合默契.在这里弦乐真正是在歌唱,是一种神秘的歌唱.
在轻快得人心舞蹈之后,是一个长达十二分钟的柔板,作者对于历史的所有沉思都埋藏在这个无比忧郁伤感优美旋律的乐章之中。第一主题是一首宽广,严肃而伤感的歌曲,

听到这个旋律的时候,我想起了的果戈里笔下的乌克兰的那些神秘的传说,只需要稍加修改,我们就可以用来描述这个奇妙的乐章。那个让人心碎的故事是这样的:在一片时呼啸着风暴的海角,在那里居住的居民中间有一个传说,凡是被负心的男人抛弃的女孩,她们都会选择去这个悬崖然后跳海自杀,这样在这里便聚集了好多为情而死的女鬼,他们为了报复狠心的男人,每当有男人从岸边经过时候,就会施行魔法让这个男人发疯。有一次,为了同样的原因,一个女孩走到了这里,跳了下去,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不久她就成为了这群水鬼的领导,每当男人走过的时候她们就回让他发疯,她还发下了咒语,如果有谁不这样做的话,就要让她永远在大海上飘泊,灵魂不能得救,除非出现真正爱她的男人,灵魂才回得救。但是,她却被自己的诅咒所言中,当他得知这一次来的男人就是曾经抛弃他的那个人的时候,她犹豫了,其他的水鬼在催促她去给抛弃她的男人实行魔法,她来到岸上,却悄悄对他说:你快走吧,快走吧,如果不走的话,其他的女鬼会让你发疯的。负心人吓跑了,诅咒应验了。在这个乐章之中,.第一主题很宁静,但是很悲伤,像是夜晚大海海面的一个素描,也像是死去的女孩在一个人对着月亮哭泣,第一小提琴在吟诵着,低音部分的断断续续的拔弦,这个主题很绵长,气息宽广,但是里面所散发出来的忧郁却是那么的深刻,让人无法抗拒.后来木管加入,之后由铜管奏出了葬礼进行曲一样的第二主题,

然后女孩感到有一中不安的预感,对,是那个她深爱的男人来到了岸边,这意味着那些女鬼要把他变疯,“不能这样,不能这样!”她大喊到。乐对第一次在第二主题上进行了齐奏。听到这个旋律的时候,我想起了的果戈里笔下的乌克兰的那些神秘的传说,只需要稍加修改,我们就可以用来描述这个奇妙的乐章。那个让人心碎的故事是这样的:在一片时呼啸着风暴的海角,在那里居住的居民中间有一个传说,凡是被负心的男人抛弃的女孩,她们都会选择去这个悬崖然后跳海自杀,这样在这里便聚集了好多为情而死的女鬼,他们为了报复狠心的男人,每当有男人从岸边经过时候,就会施行魔法让这个男人发疯。有一次,为了同样的原因,一个女孩走到了这里,跳了下去,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不久她就成为了这群水鬼的领导,每当男人走过的时候她们就回让他发疯,她还发下了咒语,如果有谁不这样做的话,就要让她永远在大海上飘泊,灵魂不能得救,除非出现真正爱她的男人,灵魂才回得救。但是,她却被自己的诅咒所言中,当他得知这一次来的男人就是曾经抛弃他的那个人的时候,她犹豫了,其他的水鬼在催促她去给抛弃她的男人实行魔法,她来到岸上,却悄悄对他说:你快走吧,快走吧,如果不走的话,其他的女鬼会让你发疯的。负心人吓跑了,诅咒应验了。在这个乐章之中,.第一主题很宁静,但是很悲伤,像是夜晚大海海面的一个素描,也像是死去的女孩在一个人对着月亮哭泣,第一小提琴在吟诵着,低音部分的断断续续的拔弦,这个主题很绵长,气息宽广,但是里面所散发出来的忧郁却是那么的深刻,让人无法抗拒.后来木管加入,之后由铜管奏出了葬礼进行曲一样的第二主题,然后女孩感到有一中不安的预感,对,是那个她深爱的男人来到了岸边,这意味着那些女鬼要把他变疯,“不能这样,不能这样!”她大喊到。乐对第一次在第二主题上进行了齐奏,然后又是一片寂静,但是不安却增多了,女孩在和那些女鬼争执,但是他们不同意,并且向她警告那个她亲自立的诅咒,接着一阵阵弦乐的骚动,我们能够听到水波飘动的声音,那时女鬼门在向岸上移动,女孩在哭泣着哀求他们,她们说:“除非你亲自实现你的诺言”大提琴奏出了她们苦苦的劝说,第一主题在这里被歌唱的那么深情,这哪是人在说话,简直是泪水在哭泣,长笛则不时发出一声声的叹息,和大提琴配合的相当默契,在这里我们感受不到任何力量,感受不到任何冲突,只有那说不出的伤感和忧伤.但是弦乐却在回答说“不能这样,宁愿我灵魂永远不能得救”这时管乐奏出了坚定的第二主题,它果断而又悲伤,那是女孩在说她最后的话:“爱你至死不渝!”。之后最后的高潮来到了,乐队重新齐奏第二主题,女孩献出了自己的灵魂,她让男人走了。那些女鬼们想把她拉住,但是一切都晚了,当圆号吹出了那声尖厉的声音是,她的身体已经随着波澜远去了,剩下的是宁静的海面,和永远抹不掉的悲伤,还有爱情的苦涩,那些没有边际的海水,是海水还是女孩的泪水?到了最后,单簧管带奏了大海最后的叹息,一切都结束了。这个乐章完结了,跟随着她远去的灵魂,悄悄地走了。那些历史,那些传说,都被那永远没有边际的大海和大海的波涛所淹没,所我们所能看到的却是那永恒的大海,那片在日出时展现着各种色彩的水面,那片被很多人向往的地方,那片永远不知道会看到什么的地方。

最后的乐章相当扩展,是整部交响曲最有活力的一部分,这里感伤的情绪都消失了,完全变成了充沛的精力和英雄性的表现,第一主题强健有力,充满了一种欢乐的情绪,第二主题是第一乐章引子主题的一个变奏,速度变快了,而且也被赋予了英雄性但是感伤的感觉却不能消失。它的情绪虽然和第三乐章大相径庭,但是思想上却是想联系的,一群海底的精灵又出现了,开始跳起它们的舞蹈,舞蹈越来越狂热,一遍又一遍,弦乐声部相当活泼,这是向几坛走去,并且跳着仪式般的庄严的舞蹈,第二主题象是一群还海豚在前面游动着,他们在狂欢着,整个乐章都是在这两个主题的交织和反复之之下进行的,同样采用了奏鸣曲式,在不断的变化之中,海底那种奇妙的景象展示在了我们的面前,忽然音乐变的凝重了,精灵们都默不作声,之后是一段阴暗的木管,然后希望出现了,精灵门共同唱起了胜利的颂歌,在末尾,是一个庄严的结局,这个宏伟的赋格尾声由木管先奏出,然后弦乐再奏出,最后乐队齐奏,不断地推进,越来越大热烈.然后胜利的号角由圆号奏出,这是门德孙特有的结尾方式,让人想起了中世纪的城堡和战场,无疑这也是苏格兰给他的灵感,充满了门德孙特色,但是无疑这个结尾是极其成功的,我从来没有听过如此气息宽广而又壮阔无比的旋律,这种效果得益于门德孙配器技巧的精湛,管乐在这部交响曲中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而在这里那声胜利的圆号更是让我们当从门德尔孙的苏格兰走出来的时候,久久难以忘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