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stitutional Law (下)

Day 7 (Nov 3) –Seminar 7

从这节课开始换了一个年轻的老师,名字叫叶保仁,他是个副教授,在NUS和哈佛读的书,他的特点和陈弘毅相反,陈弘毅虽然资格老,但是不倚老卖老,很会为学生着想,每次的阅读材料都会划出Essential Reading的部分,保证我们能够在一个小时内[……]

Read more

拉莫,韩德尔和布鲁克纳的自然,人性和神性(下)

新年新气象,自从每天开始早起跑步之后,发现精神状态都好多了。过去半年,受周围不良的熬夜风气的影响,觉得每天不干到凌晨两三点,就会落后别人,结果老是熬夜,但是自己的生物钟又不可能马上就变,还是每天六点就醒了,弄地自己睡眠不足,白天没有精神,连连打呵欠,还得强忍着不能睡觉,晚上也没有精神,还得强忍着熬夜[……]

Read more

简议Presumption of innocence(PI) and Presumption of MR(PMR) 的区别

PI: 本质是举证责任的转换,意思是说如果没有这条规则,那么检察官(P)就可以说犯罪要件我不用证明了,你嫌疑人自己证明就行了,要是不证明自己无罪,那么就默认有罪了,所以一般需要P来证明犯罪要件,不需要嫌疑人证明。但是有例外,即derogation of the presumption of inno[……]

Read more

What to do before law school(转载)

首先,在你开始考虑在法学院开学这半年要做点什么之前,要明确一个原则。美国法学院第一年就像是赛跑,所有人都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开始,绝对公平,所以不管你之前是在国内读法律的,还是来之前看了多少casebook,都不可能领先别人的,因为不同老师的风格迥异,期末打分你的老师又有绝对的权力,所以真正的竞争是从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