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虾云吞面的午后

香港的大街有一个特点,就是食肆特别多,基本是三五步就有一个茶餐厅。其中,我印象最大的就是不时出现的“鲜虾云吞面”。

刚来香港的时候,在住的地方找吃饭的地方,一开始被窗口的标价给吓到了,基本都是50港币起,我肯定是吃不起的。于是便沿着皇后大道随便走,结果看到一家的标价很亲民,基本是其他店的一半,[……]

Read more

哥伦布发现新大陆

今天我终于想起来自己好久没有听唱片了,于是随便抽了一张:没想到拿出了一张自己若干年没有听的唱片:津曼指挥巴尔第摩交响乐团的艾尔加著名管弦曲集。我记得它还是我当年外文书店甩买TELARC的唱片的时候买的,听了一次后就再也没有听过了,这样的唱片我还有好多呢,真是暴殄天物。今儿个我才发现津曼这个录音真是珍[……]

Read more

LSAT Horror stories

在右边的链接里面有一个TLS,是一个美国人比较著名的讨论LSAT和LAW SCHOOL的网站。这个网站信息很丰富,有时候也会读到一些有趣的东西,现抄录一些。

先写出我的点评:LSAT之难众所周知,这不仅仅是我们母语不仅不是英语,而且跟英语一点亲属关系都没有的中国人的感觉,还是母语是英语,在考L[……]

Read more

无题

这几天,确切地说,从上周日到现在,我真实地体会到把海棉往死了挤的感觉。

这些天我真地可以说是一直在燃烧,早晨起来啥也不干,马上看论文,改论文,一直改到晚上,太困了,上床休休息一会儿,想睡个一小时再继续改,结果醒来就第二天早上了,连定的闹钟都吵不醒,结果又继续改,我为什么这么拼命,就是因为星期六[……]

Read more

Economist佳句

这些天读The Economist 读到了一些句子,读着就笑出来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笑点低,读这种杂志都能笑出来,不过真是觉得这些句子写地很幽默。而且每天做一些很枯燥的事情,要学会在单调之中寻找快乐,我觉得我还是很会在枯燥的工作之中感受快乐的。可见,世界上本没有快乐,快乐是自己找来的。下面摘抄一些这[……]

Read more

第一次讲课

本周导师由于有事情不在北京,让我代他主持今天晚上的一节课。我于是就去上了,平时我和那些上课的人都是同学,其中还有一个是以前口口声声要追求的女生,去之前还想,会不会太紧张了。但是又没有办法,总不能不去上吧,交不了差。

于是就去上了,六点一到,我便走到前面,示意大家开始上课。结果这一上不要紧,才发[……]

Read more

笔记最新进展及其他

话说从今年起,我竟然开始被人叫作师兄,感觉甚不自在,大学里面有句俗语叫做:防火防盗防师兄,当然,这位叫我师兄的人是男的,我也不是GAY,如果是一个女生叫我师兄的话,还长地很正点,她可能的确是非常危险的了。然而当了师兄,我的确很是不自在。举个例子,导师常常和我们吃饭,吃饭肯定要闲扯,于是导师便跟我的师[……]

Read more

一访潘家园

因为要买旧的经济学人杂志,今天特意去了潘家园,结果什么也没有买到,说是旧书周末才能有,就看到一堆堆的古完的,不过看有买老的LP播放机的,很好很强大.

第一次去潘家园,也是第一次坐新开的地下铁10号线,感觉比老的线路要好,坐着也舒服,从苏州街一直坐到劲松,几乎就到潘家园了.还是很方便的.[……]

Read more

再说几件冷事

再说几件冷事,今年初,和宿舍几个人一起去了趟灵山,晚上就住在了一个当地农家之中,老板说我们住的房子都大约有五六百年的历史了,是座古宅.晚上睡觉的时候,大约也是到了四五点钟左右吧,梦到自己站到了四合院的院子里,印象是拿着一个戒指,然后慢慢地从对面暗处慢慢地飘出了一个女人,说是女人,就是女鬼吧,一身白衣[……]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