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minal Law II (下)

Day 7 (January 31, 2018)-Seminar 7

这一节使我所在的小组的Group Presentation,为了准备这个Presentation,我和其他的组员在过去的一周里面几乎啥事都没有做,几乎就在准备这个作业,而我的付出尤其多,因为我是做PPT了那个,更惨的是,我周[……]

Read more

Constitutional Law (下)

Day 7 (Nov 3) –Seminar 7

从这节课开始换了一个年轻的老师,名字叫叶保仁,他是个副教授,在NUS和哈佛读的书,他的特点和陈弘毅相反,陈弘毅虽然资格老,但是不倚老卖老,很会为学生着想,每次的阅读材料都会划出Essential Reading的部分,保证我们能够在一个小时内[……]

Read more

拉莫,韩德尔和布鲁克纳的自然,人性和神性(下)

新年新气象,自从每天开始早起跑步之后,发现精神状态都好多了。过去半年,受周围不良的熬夜风气的影响,觉得每天不干到凌晨两三点,就会落后别人,结果老是熬夜,但是自己的生物钟又不可能马上就变,还是每天六点就醒了,弄地自己睡眠不足,白天没有精神,连连打呵欠,还得强忍着不能睡觉,晚上也没有精神,还得强忍着熬夜[……]

Read more

Contact Law I (下)

Day 7 (October 4)-Seminar 7

从第七节课开始,合同法改由HKU老师芮安牟(Anselmo Trinidad Reyes),这个老师是个业界翘楚,曾经是Temple Chambers的SC,后来又做过CFI的法官,现在还兼职做冲裁员和法官,因为来头大,所以架子也大,首先[……]

Read more

Criminal Law I (下)

Day 6 (Nov.1)-Seminar 6

这节课还是继续讲Actus Reus,有个两个难点,一个是consent的问题,一个是Omission的问题,然后就穿插着讲了不少案例,基本都是英国的经典案例。比如我面试的案例R v Brown。这里我想说句体外的话,就是读刑法案例,读着读着就想[……]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