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副关于犹滴的油画

犹滴(Judith)是西方文化中的一个著名的女英雄,有点类似于中国的花木兰,但是相比后者,犹滴的故事更加阴暗、猥琐和血腥。这个故事在西方可能家喻户晓,但是在中国的确没有什么知名度,我也是因为有一年很喜欢听维瓦尔第的清唱剧《犹滴的胜利》才知晓的,还因此写了篇文章《维瓦尔第和犹滴的胜利》,在此我就抄一下自己那篇文章中的一段,算是个简单的背景介绍。

“犹滴的胜利,是历史上最早的美人计之一,靠的不是光明正大的武力对抗,而是女色的诱惑。根据《犹滴书》,残暴的亚述军队围攻以色列城市Bethulia (虚构的城市,希伯来语意为“处女”,学者们认为暗指耶路撒冷),城内的寡妇犹滴出城靠美色色诱敌军主将Holofernes,把后者灌醉之后,用刀将其斩首。亚述军队临阵失去主将,群龙无首,遂循去,就此Bethulia之围因一弱女子之功而解除。尽管这个故事连基督教都认为是纯粹虚构,但是其戏剧性和象征意义仍旧激发了后世艺术的灵感,从文艺复兴到现代,一直是艺术创作的一个热门主题。”

说一句闲话,西方的文化大部分源自《圣经》,而《圣经》里的故事大多都比较血腥,犹滴是一个例子,再比如莎乐美也是一个类似的案例,而且这两个故事非常类似,都是女性将男性枭首,不得不说,真实地展现血腥真是西方文化的一个基因,而其中对女权的隐喻也是非常明显的。闲话说完,犹滴的故事吸引的艺术家不仅仅有维瓦尔第,还有很多的画家,这里我就整理出一些西方油画史上比较著名的关于犹滴的油画,按照时间顺序排列,有些后面会加一些简单的自我评析。

1.The Return of Judith to Bethulia


作者:Sandro Botticelli,作于1470年。波提切利的这幅《犹滴的胜利归来The Return of Judith to Bethulia》也非常有名,它显示的是犹滴使命完成,回到故乡的画面,背景深处依然能够看到正在战斗的军队,也有可能是亚述军队逃离的画面。而犹滴的她的女仆则神情安详,女仆头顶着战利品头颅,步伐迅速,能够感觉出她们急切回去报信的急迫感。而二人舞动着的衣服则是典型的波提切利的绘画风格。

2.Judith and Holofernes


作者:Andrea Mantegna,作于1495年。这幅画是比较早期的画作,构图还比较简洁,画面的中心就是犹滴一个人,女仆和高大的犹滴比起来,显地很渺小,仅仅是起辅助的作用,而Holofernes则仅仅在右边漏出了一只脚,他被割下来的头颅也没有出现正面。

3. Judith


作者:Giorgione,作于1504年。乔尔乔内是意大利威尼斯画派的代表性画家,他的这幅画显地非常安详、静穆,但是粗壮的大树、锋利的长刀以及地上的草丛无不无散发着肃杀的力量,还有Holofernes还有惨黑的头颅和犹滴雪白的左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隐喻着光明战胜了黑暗。

4. Judith and Holofernes


作者:Michelangelo,作于1508–1512年间。这是米开朗基罗的西斯廷教堂壁画的一部分,能看出Holofernes的头比例比较大。

5. Judith


作者:Palma Il Vecchio,作于1525–28年间。这幅画里的犹滴的显地很富态,因此并不能表现出应有的刚毅和冷酷,可以说这是最富喜感的犹滴了。

6. Judith


作者:Jan Massys,作于1530-1570年间。Jan Massys是一名佛莱芒画家,从这幅画能看出北方文艺复兴重镇佛莱芒绘画的独特风格:画质细腻、清冷,尤其引人注目的是犹滴身上的一层透明薄纱,可能是暗示她是通过这种方式色诱Holofernes的,而嘴角的一抹冷笑还真让人不寒而栗。

7. Judith with the Head of Holofernes


作者:Lucas il Vecchio Cranach,作于1530年。克拉纳赫是德国人,其风格和比利时画家比较类似,画风清冷、精细,这幅画可能是所有画作里面最失真的一副了,如果去掉Holofernes的头颅,这幅画就是一副典型的肖像画。但是本画对Holofernes颈部骨骼的细节描写非常真实,和Johann Liss的画一样反映了当时解剖学的发展。

8. Judith


作者:Jan Sanders van Hemessen,作于1540年代。Hemessen也是一位比利时画家,本画是贴出来的所有画作中犹滴最突出的一副,Holofernes只出现了头颅的侧面,女仆压根没有出现,整个画面都被犹滴壮硕的裸体所占据,而且画家将两种矛盾的因素植入了犹滴的身体,一种是男性强有力的肌肉,另一个是代表女性诱惑的胸部,这两种因素分别代表了力量和诱惑,显地犹滴非常的不协调。

9. Judith Beheading Holofernes


作者:Caravaggio,作于1598–1599年间。这是一幅享誉世界的名画,卡拉瓦乔是第一次选择了斩首Holofernes的进行时作为画面的主体,这一创举是划时代的,后来被珍太勒奇学了过去并且发扬光大,尤其是从Holofernes脖子里喷射出来的血液让人印象深刻,但是总体来说,在层次和动态感上还是不如珍太勒奇的杰作。值得一提的是卡拉瓦乔把女仆变成了一个老头,而老头的侧面则是本画的一个亮点,可以说浓缩了画家的绘画技巧。

10. Judith and the Head of Holofernes


作者:Giovanni Baglione,作于1608年。本画一个非常独特的地方是把Holofernes的下半身画了出来,从抬起的右腿能看出Holofernes刚被斩首,而他被割下来的头颅显地很大,与两位两人的头部不成比例。

11. Judith with the Head of Holofernes


作者:Cristofano Allori,作于1613年。

12. Judith and Holophernes


作者:Johann Liss,作于1622年。本画非常独特,和其他的画作不同,Holofernes的头若隐若现,并没有完全展现出来,,大部分被隐藏在画面的底层,但是漏出来的一只眼睛却很容易勾起人的恐惧。同时犹滴的正面也没有画出来,展示出来的是其背部,以及鲜血淋淋的被割下头颅的Holofernes的颈部。画家在这幅画里面是想展示其对人体肌肉的高超的刻画能力,充满了动态感。对于血肉模糊的颈部的特写一方面渲染了极度的血腥,另一方面也展示了当时解剖技术的发展对于绘画的影响。

13. Triumph of Judith


作者:Luca Giordano,这幅壁画名为Triumph of Judith,年代不详,那不勒斯圣马迪诺修道院壁画。这个壁画的视角更加宏观和理想主义,少有的不注重展示故事本身的血腥和色欲,而代之以辉煌的凯旋和明亮的色彩。

14. 珍太勒奇三幅

作者:Artemisia Gentileschi(阿特米西亚•珍太勒奇),作于1614–18年间。珍太勒奇太还是西方历史上第一个女画家,也是一个非常传奇的女性,早年曾经被父亲和师傅强奸,受尽屈辱,可能是因为这个特殊的经历,导致她的犹滴有其他人的作品都没有的强烈的怨念,以及独特的创作视角,她也是对这个题材最热衷的一个画家了,一个人留下了多幅犹滴的名画,




第一幅叫做Judith and her Maidservant,作于1613-1614年间,顾名思义,重点放在了犹滴和她的女仆助手上,两人一个正面,一个背面,,衣服的色彩的差异营造出了营造出了丰富的层次感。而可怜的Holofernes的头颅仅仅被放在了画面左下角的一个篮子里,而且深情安详,并不引人注目。

而在第二和第三幅画中,Gentileschi便把中心放在了被斩首的Holofernes之上,两幅画名为Judith Beheading Holofernes,第二幅时间不详,第三幅作于1614–20年间,两幅画面很相似,第二幅视角较窄,第三幅很宽;第二幅的色彩更加艳丽和血腥,但是第三幅的视野比第二幅开阔。这幅画在布局、构思和对观众的震撼力上都极其出色,是珍太勒奇享誉世界的传世名作,也是关于犹滴的油画中最著名的一副。其他的画展示的都是Holofernes被斩首之后的完成时,而本画构思大胆,展示的是斩首Holofernes的进行时,选择这么大胆的时间点,对画家功力的考验难度倍增,但是Gentileschi显然对自己的高超技法胸有成竹,犹滴、她的奴仆以及Holofernes三人的头部正好构成一个正三角形,是西方古典油画的经典构图;三人的面部表情也是形态各异,并且画家通过三人的表情展示了三人各自的心理,犹滴的沉着、女仆的的勇敢、以及Holofernes的茫然和恐惧。画家对光线的应用也是炉火纯青,这些也都展示在了三人的面部特写之上。这幅画的动态感和层次感也被发挥到了极致,三人的头部构成了三角形的三个主体支点,在这个三角形之中则错落交织着三人的胳膊构建起了极其丰富的层次感,这三对胳膊同时在做着不同的事情,犹滴正在割下Holofernes的头颅,Holofernes则在挣扎,而女仆则用力按住Holofernes,两人的胳膊纠缠在一起,似乎是在打斗,犹滴的双臂构成了画面的第一个层次,Holofernes和女仆纠缠在一起的胳膊构成了画面的第二个层次,之后画面延伸到了铺在Holofernes和红毯以及明显也在挣扎的右腿之上。虽然整个画面是静止的,但是却能让人感觉到整个过程的发生。有两个细节也值得一提,一个是Holofernes的鲜血,第三幅中有鲜血喷射的画面,但是第二幅中没有了,虽然第二幅的色彩更加艳丽,但是第三幅整体效果更加出色。另一个出色的细节是犹滴的右胸,猥琐男的反应估计是“好大的胸啊,得有D罩杯了吧”,但是真正看门道的人能发现这个细节展示了画家对人体动力学的细致把握,犹滴的右胸明显被向左挤压,展示出了当时她握着长刀的右手正处于用力的状态,然后力量传导到了胸部进而引发挤压,而Holofernes颈部喷射出来的血液也也显示出了犹滴用力之猛。总之,本画非常独特,其他的画展现的是一种静态感,而这幅画展现的是动态感,而且技法高超,人物的布局、动作以及身体结构结构的刻画达到了一种高度完美的统一和协调,称之为世界顶级名画,当之无愧。

15.Judith and Holofernes


作者:Francesco Furini,作于1636年。

16. Judith I


作者:Gustav Klimt,作于1901年。奥地利画家Klimt是奥地利著名的现代派画家,他的风格非常独特,极富个人色彩,也是奥地利人的骄傲,我14年维也纳的时候满大街卖的纪念品上画的都是他的画作。Klimt以犹滴这个主题画了多幅作品,这幅多名为Judith I,浓缩了Klimt的绘画风格:大片的强烈的黄色色块,对经典透视法的摒弃,整个空间的几何化,这也是现代派艺术的一个普遍特征。尤其令人印象深刻的是犹滴散发着性诱惑的暧昧表情,和古典绘画中着重展现的刚毅和仇恨完全不同,这可能是是现代派艺术离经叛道的一个表现吧。Klimt对犹滴的重构也影响了同时代的Franz Stuck。

17. Judith


作者:Franz Stuck,作于1928年。德国画家Stuck与众不同的一点是他选择了犹滴砍头之前的场景,所以整个画作不再同时表现诱惑和血腥,仅仅单一地表现肉欲的诱惑,画作的重心就是全裸的犹滴,和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家喜欢把犹滴画地很健硕不同,Stuck的犹滴显地很娇小,更有女人的特质,我想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突出肉欲吧。而且本画的犹滴的面部表情和Klimt的版本一脉相承,不再表现刚毅和仇恨,反而突出突出肉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