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冀传

最近一年了来,一直在寻找各种能够找到的霍冀史料,收获也很丰盛,我现在大致已经是全球研究霍冀第一人了,也算个专家了。不仅仅找到了霍冀的相关文牍,对他的基本生平线索也些许了然,现在就写一篇文章,总统所收集之资料,将各种原始文件换成我的一家之言。

霍冀基本资料:

出生时间:正德十一年正月二十九日(1516)

去世时间:万历三年三月二十六日(1575)

国籍:中国(大明)

籍贯:山西汾州府孝义县

住址:孝义宣化坊(现旧城),京师。

星座:摩羯座

血型:未知

最高学历:进士(嘉靖二十三年,1544)

职业:士大夫

爱好:骂人,砍人

最高官职:兵部尚书(隆庆元年至四年)

最带劲的官职:宁夏巡抚,陕西三边总督

最爱的人:张夫人

最爱他的人:张夫人

最痛恨的人:赵贞吉

最痛恨他的人:抛弃的小妾吴氏。

最崇拜他的人:霍晓斌

名言:万里长城今还在,何以不见秦始皇

 

话说霍冀是何许人呢?诸位有所不知,自盘古开天辟地,女娲涅土造人后数千年,当年夏禹都城附近建了个小城,可能是此地产西瓜的原因吧,取名为瓜衍县。据考证,此地还曾今做过魏国的都城(我曾经还很自豪我是正宗韩国人呢,看来现在只能是魏国人了)。后来此地改名永安,唐朝时候,此地出了个大孝子,真是感天动地,把皇帝都惊动了,皇帝遂将永安改名为孝义。从此,这个名字一直沿用至今。(以上这些可都是小学的时候讲本地历史的时候老师传授的)

俺们孝义呀,除了那么一个大孝子外,倒啥人物都没出过,真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好像近代有个人叫马烽,写过什么的《吕梁英雄传》,也算红遍大江南北咯。其实呀,咱孝义古代还出过一个牛人,那可比什么马烽,牛烽牛出几条街了,只是他处的的时代巨牛无比,是中国历史上最巨星云集的时代,所以显得不那么醒目。看看他周围是些什么人:严嵩,骂严嵩后被严嵩整死的沈炼,谭纶,还有更牛的,张居正,戚继光。戚继光还算是霍冀的部下呢。嘉隆年间,应该是明朝最巅峰的时候,而霍冀正好活跃在这个时刻,他生在贫家,官至朝廷重臣,尽管后来像其他同时代的人一样被历史所淹没,但是这并不能否定他精彩的一生,现在,我就把他的生命中的往事从故纸堆之中找出来,记录一个完整的霍冀。

霍冀爷爷叫霍文会,老爸叫霍凤,是军籍。明朝戶口制度比较有特點,比如有个錦衣衛,單獨是一塊。而其他百姓,則分為軍籍和民籍兩種,這可能和明朝終其一朝的戰時制度有關,明朝從立國始到滅亡,一直處於戰爭狀態,尤其是山西,更是邊塞重地,所以山西人在明朝很大一部分祖祖輩輩都是當兵的。霍冀的祖輩可能就是當兵的。

霍冀家在当时也并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基本跟我家的情况差不多。小霍冀生于贪玩的正德当皇帝的第十一年的正月二十九日(1516年),家里取名叫冀,字尧封(字取得好)。

虽然家境普普通通,但是小霍天子聪颖,据说在他读私塾的时候,当时的县官突发奇想,想要在城里建一座“中阳楼”,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建。我不知道当时是政务公开呢,还是百姓参政意识很强,反正这事是让乳臭未干的霍冀知道了,他不仅知道还自告奋勇去找县官,说他知道该怎么建。面对这么一个小屁孩,县官当然不屑一顾了,正要给个糖果打发出去的时候。只见霍冀随手拿起地上的麦秆(敢情两人是坐在麦地里聊天的),不假思索就编出了一个塔楼的形状,威武庄严,气派十足。县官过目,没想到遇到了神童,自然对霍冀也刮目相看了,不仅照这个原型建造了中阳楼,还屁滚尿流地奔了出去,见人就夸霍冀是神童,乃文曲星下凡(按这个中阳楼现在还存在着,就在我家的旁边,小时候最喜欢在里面玩捉迷藏了,文革时竟然没拆!)。换到现在,霍冀说不定会当个出色的建筑师,当然前提是不要念中国的大学。不过,那位县官因为霍冀的建筑才华就说他是文曲星下凡,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了,会建大楼,顶多说明霍冀立体思维强,这根他写文章的能力不搭杆呀。当然,他的话还是对的,霍冀的确少即有文名,这不仅仅是因为他天资聪明,还在于他后天的努力也不同凡人。

霍冀一直在县学里读书,当时读书的人还有所谓的“國子生”,“府學生”,“州學生”。和这些人相比,霍冀这个小小的县学生,所受的教育自然不如那些人氣派。但是寒酸归寒酸,那会的教育还是挺公平的,不像现在,在大地方读书高考就比山旮旯里读书要有优势,反正那会就那么几本四书啦,朱子啦,一遍遍读不就行了吗,在国子监也是读,在县学也是读,至于能读出个凤凰来,还是读出个乌龟来,就看个人造化了。

虽然霍冀家里穷,显然这并不能妨碍刻苦的霍冀学习。晚上没有油点灯了,就出去到院子里就着月光读书(据说霍冀晚年患有眼病,估计就是这会给搞坏的),堪比囊萤的车胤,映雪的孙康。这样的精神和态度,在现在的中国可能比不过那些太子党富二代,但是在非常注重个人能力的明朝,霍冀不成材才怪呢。他才十五岁脑子里就记了十来万字的经书子史,考个功名自然不在话下了。

于是霍冀先是中了秀才,这就迈出了了考取功名的最重要的一步了,霍冀似乎预料到了以后他会成为当朝指点江上的士大夫,光有名有字未免太俗气,于是给自己取了个号叫思斋。当然,起个号就更像个读书人,泡起小MM来更得心应手了。当时的读书人不像中国现在,十八九岁就高考了,没必要急着成家。读书人不仅仅要考秀才,秀才考上再考举人,举人完了再考进士,而且不像高考一年一次,这些都是三年才考一次,所以这么考来考去的,除了几个实力和运气都超强的人之外,基本考完之后都三十左右了,如果这时候才娶老婆,未免太迟了点。当然,那个时候的人们时兴进士放榜的时候抢中榜的才子做女婿,所以中进士之后再考虑终身大事也未尝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因为抢才子的可都是那些大户人家的专利,但是有利也有弊。就是两人还没有感情基础,就这么生生凑成夫妻,想谈个恋爱都不能,如果那个进士祖辈不积德,遇到个丑妻或者悍妇,那这功名也算白考了。所以,大伙基本考中进士之前就都已经成家了。考完之后,女崇拜者如果陡然增加,大不了找几个漂亮的纳为小妾呗。

霍冀也自不例外,一边读书,一边还和附近张家的小姐眉来眼去。这张小姐,乃霍冀邻居张员外千金,出落得大方得体,还知书达理,霍冀出门,偶然见到,遂日思夜想,暗自立誓:“做人当做当朝官,娶妻当娶张家女”。取了思斋这么一个酷酷的号之后,更觉自信心倍增,不时赠张小姐几情诗,均以思斋落款。一日张小姐收到一首五言:

思君若朝露,日日难得寐。

但得子同心,同心为金匮。

她虽然一直身居闺中,但是对于诗词歌赋也略通一二,一看便知霍冀心意,又见霍冀生得钟山川正气一般,平时又刻苦读书,将来必成大器,亦有爱意。遂在纸的背面写到:“君若有意,妾当恭迎”,叫丫鬟送出去。

霍冀得了回话,心花怒放,自从当了秀才,定时都可以从国家领取一些俸禄。霍冀就拿这些继续置办了一幅彩礼,把张小姐像模像样地娶回了家。这张小姐也算大家闺秀,入门之后一心当贤妻良母,不久就给霍冀生了个儿子,取名钟瑜。霍冀见娇妻贤妇已有,遂一心继续读书,考个好功名,好以后能封妻荫子,让他们根着他过上好日。当然,这是后话了。

话说霍冀自中秀才又娶妻成家,一切杂物都安排妥当之后,继续集中精力苦读诗书。不久便和同乡王崇古一同考中了举人,名次还不低呢。霍冀在山西乡试考了第九名。这个王崇古可是大有来头,后来他曾和霍冀做过多年的战友,一同在边界打打杀杀,后来霍冀回朝廷当尚书了,他还在边界混。隆庆年间明朝和蒙古实现互市,就是这小子的功劳,当然,这是后话。中了举人之后,两人都没有像范进那样给疯掉,而是继续考,霍冀就在嘉靖二十三年以治诗经考中了进士,名次不高(三甲第十二名),但是同年有另一个人考进士的,还没考上呢,大家道是哪路神仙呢,正是张太岳张居正大仙,当然人家复读了三年,于嘉靖二十六考上了。不过王崇古更牛,早霍冀三年就考中进士,进朝为官了。

霍冀中进士的那年,正是他二十九岁的时候,虽然年纪不小,但是在所有中进士的人里面,也不算太大,毕竟有很多人四五十岁考上也不足为奇,更有的人,考了一辈子都没考上。二十九岁正好是一个男人最年富力强的时候,又高中进士,进入了帝国社会的最高层,似乎一辈子的光荣和梦想都在等着霍冀慢慢变成现实,霍冀也踌躇满志,跃跃欲试,想要在帝国的最聪明的一群人之中拼搏成人中龙凤。然而,现实是残酷的,有的人考中进士,就会进翰林院,作为以后的尚书,大学士来培养,有的人就没这福分,直接下放到地方,从小官做起,至于能不能当上朝廷大员,就看你小子的本事了。霍冀不幸成为了后一种人,被派到永平府当推官(可能是名次不好的原因吧)。至于这推官是怎么当得,且听下回分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