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和哲学往事:人大的自杀往事

UPDATE:这篇文章本事两个月之前写的,前几天看新闻五一期间人大又跳了一个大二的,算起来一年之内已经跳了三个,有两个是在我研究生住过的品五跳的,不禁背后寒风阵阵,心想我竟然在这个学校呆了留念还能安然活着出来,真是不容易呀。

说起人大,我和这个大学也算颇有渊源,简单来说,这是一所很Bitch很[……]

Read more

哲学和人大往事:单少杰

自从进入社会之后,我发现自己的心境就和原来上大学的时候变地很不一样了,虽然我自始至终都非常喜欢写作,甚至到现在,写作已经变成了我人生中唯二的兴趣之一了(另一个是音乐,最近特别迷恋布鲁克纳,稍后会写写听他的交响曲的感受),以前还喜欢看看电影,出去逛逛,现在似乎已经麻木了,对流行的大众娱乐一点兴趣都没有[……]

Read more

感物伤怀在李商隐诗歌中的表现

感物伤怀是中国诗歌之中的一个非常普遍而且常见的范畴,它的意思是:当诗人见到一个特定的景物,由于景物特定的意义,心中某种固有的潜伏着的感情能够借此得到抒发。而这种感情是一种怀才不遇而感慨身世,忧国忧民之情,物在这时候已经不单是一个物了,无论它是一朵绽开于原野之中的花朵,还是戈壁滩上的落日,抑或是历史的[……]

Read more

莫扎特笔记卷七篇二:G大调弦乐四重奏K387

大约在一年多之前吧,有一段时间,我脑海之中总会回想起一段轻快的旋律,这个旋律非常有个性,虽然节奏紧凑,但是气息却很宽广,而我却一时对这个旋律一无所知,不知道作者,不知道体裁,我绞尽脑汁,都想不到半点线索。最后开始使用排除法,通过我对各个作曲家风格的“精准”把握,把作曲家给锁定了,九成是莫扎特的音乐,[……]

Read more

哲学和人大往事(一):先说个大概

人大这个大学,不能说大,我2003年进校的时候就中关村大街59号那么一个很局促的主校区,从东门到西门也就十分钟就走完了,校内也没有什么太好的风景,除了教学楼,办公楼,图书馆,食堂,剩下就是散布其中的学生宿舍楼了。关于人大的地方,也是说来话长了,有很多故事,比如人大的书报资料中心是以前的段祺瑞故居,但[……]

Read more

哲学和人大往事(序)

昨天,从新闻上得知哲学家普特南(Hilary Putnam)于2016年3月13日去世。这则新闻在其他人眼中,可能还不如前几天去世的Alan Rickman的新闻有价值。但是对我来说,普特南的死,触动却很大。

虽然现在我已经不在哲学界混了,但是毕竟是学过六年哲学的正宗的哲学科班毕业生,而且也是[……]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