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游伦敦散记

圣诞节期间去维也纳和布拉格旅游之后,一直想给这次的旅行写个游记,但是迟迟无法动手,除了开学之后的一大堆作业之外,原因之一是我想装一次B,用不那么三俗的说法就是我想认真地写一篇伤感的游记,所以我需要酝酿心情,还要有足够的闲暇,估计这两个条件要具备,得等到毕业之后了。结果还没等我把维也纳的心情酝酿好,伦[……]

Read more

知的群象

昨天晚上是本学期我第一次上课,其实上午就有一节的,但是因为不是导师的课,所以能不上就不上了,倒不是我起不来,我早上六点便爬了起来,到世纪馆跑了五圈,精神无比(插一句,自从开始每天早晨跑步以防止以后过劳死之后,我的身体明显感觉舒服了很多,看来我还是少锻炼),我之所以不上课,就是因为那些老师都看烦了,实[……]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