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琴协奏曲之吾见(上)

老实说,我太喜欢听钢琴协奏曲了。我认为,钢琴协奏曲很耐听,极不容易听腻。比起纯粹的乐队演奏曲(比如交响曲)以及纯粹的钢琴独奏曲(比如钢琴奏鸣曲),钢琴协奏曲无论在曲式上还是旋律上一般都不单调死板,“交响性”更强,旋律更丰富,富于变化。而且钢琴协奏曲中某些段落,特别是衔接段落大多都百转千回,回肠荡气,[……]

Read more

钢琴协奏曲之吾见(下)

肖邦钢琴协奏曲

不论在哪种场合,肖邦第1协奏曲比第2协奏曲上演频率要高的多。大概是因为第1比第2在技巧上更难的缘故吧。但说实话,第2比第1有更丰富的内涵,更具思想性。所以若真要论演奏的难度,演奏好第2协奏曲恐怕要比演奏好第1协奏曲难得多。我曾经是肖邦第2协奏曲的疯狂迷恋者,每看到一个新版本的第[……]

Read more

幸福的航行:莫扎特

莫札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1756-1791)的音樂我選擇了三首,當然這三首都不是人們所最為熟知的:D大調嬉戲曲(K334)第一樂章,G小調鋼琴四重奏(K478)第一樂章,A小調迴旋曲(K511)。這三段音樂在我看來代表了莫札特音樂地三個不同的性格。莫札特的音樂是豐富的[……]

Read more

音乐家茶会

舒伯特说:我是旋律天才,莫扎特笑了,
莫扎特说:我很幽默,海顿笑了,
海顿说:我是交响曲之父,施塔米茨笑了,
施塔米茨说:我小提琴拉得好,帕格尼尼笑了,
帕格尼尼说:我写了很小提琴协奏曲,维瓦尔第笑了,
维瓦尔第说:我是神父,李斯特笑了,
李斯特说:我钢琴弹得好,肖邦笑了,
肖邦说:我[……]

Read more

莫扎特笔记卷七篇六:从意大利到德国–莫扎特最著名的三部歌剧分析 (下)

三部歌剧的序曲都是管弦乐中的精华,不仅仅有机地和每一部歌剧结合在了一起,提示了剧情的大概,而且本身就是十分优秀的音乐,自诞生之日,它们就常常在演奏会上被单独演出。

《费加罗的婚礼》序曲采用交响乐奏鸣曲式的手法,言简意赅地体现了这部喜剧所特有的轻松而无节制的欢乐,以及进展神速的节奏,这段充满生活[……]

Read more

莫扎特笔记卷七篇五:从意大利到德国–莫扎特最著名的三部歌剧分析 (上)

沃尔夫冈• 阿马德•莫扎特(1756–1791)是音乐史上的一个传奇,他和早于他的巴赫和晚于他的贝多芬等人一同创造了人类艺术史上最绚丽多彩的音乐作品,这为名副其实的神童生于澳地利的萨尔茨堡,在发现他惊人的音乐天赋的父亲的细心培育下,他很早就周游欧洲各国,给贵族演奏,同时开始了自己的创造,在很小的时[……]

Read more

德沃夏克室内乐

我们所熟悉的德沃夏克的音乐似乎更多的是他的那些交响曲,以及协奏曲,很少有人去提他的室内乐,的确比起莫扎特,贝多芬或者舒伯特来说,德沃夏克的室内乐在音乐史上的地位和他的管弦乐的地位是不能比的,事实上对他的室内乐我们也是知之甚少。当然德沃夏克的室内乐在他的创作之中处于次要的地位,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当时欧[……]

Read more

发现胡梅尔

“他在生前被高估,死后又被低估。”
——–杰雷米•尼古拉斯

上帝创造每一个人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把他当作一个独特的作品。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特点,都有他自己的风格,都会按照自己的轨迹生活。这个道理,适合任何人,自然也适合音乐家,适合[……]

Read more

门德尔松第三交响曲(苏格兰)

门德尔松的五部交响曲取之中最常被演奏的是他的第四意大利交响曲,但是作曲家本人却最欣赏自己的第三苏格兰交响曲,其实,要讨论什么是门德尔孙最成功的交响曲,就像讨论什么是贝多芬最成功的钢琴协奏曲一样是没有答案的,但是第三交响曲在门德尔孙的创作之中的确占据着一个非常特殊的地位,不仅仅体现在这部交响曲最能够代[……]

Read more

拉莫,韩德尔和布鲁克纳的自然,人性和神性(下)

新年新气象,自从每天开始早起跑步之后,发现精神状态都好多了。过去半年,受周围不良的熬夜风气的影响,觉得每天不干到凌晨两三点,就会落后别人,结果老是熬夜,但是自己的生物钟又不可能马上就变,还是每天六点就醒了,弄地自己睡眠不足,白天没有精神,连连打呵欠,还得强忍着不能睡觉,晚上也没有精神,还得强忍着熬夜[……]

Read more

拉莫,韩德尔和布鲁克纳的自然,人性和神性 (上)

新年来临,周围的人回家的回家,旅游的旅游,我则一个人呆在这里孤独地码字,不是不想回家,也不是不想旅游,实在是囊中羞涩,玩不起。前天还和北京的高兄通了会电话,自然免不了问问最近有没有相亲,进展如何,最后又以对大龄剩女的嘲笑结束。我还感叹现在都不想过年了,每过一年,就又老一岁,高兄马上说我们老一岁,大龄[……]

Read more

幸福的航行——一段过去的音乐笔记(下)

在音樂史上,若論創作態度之謹嚴,恐怕非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1833-1897)莫屬了。他是一個完美主義者,表現之一就是他從來對自己的創作不滿意。在創作第一鋼琴三重奏之前,他已經寫過很多室內樂了,但是又都被他自己毀棄了,因為他認為這些都不能令他滿意。即使是第一鋼琴三重奏,寫成之後[……]

Read more

法国钢琴家焚琴息艺

今天在《音乐爱好者》2003年8月号的《音乐讯息》之中偶然看到了这则消息,题目即,由可汲编译。现在摘抄如下:

根据英国《泰吾士报》的报道,法国著名钢琴大师弗朗索瓦—雷内•杜夏贝勒计划在今夏一毁坏两台大三角钢琴并烧毁自己的演出服来结束演艺生涯,此举是为了抗议古典音乐中的的资产阶级精英主义。[……]

Read more